整容手札·驻颜术

第二天,所有的网络媒体都在议论“驻颜术”这种可怕的邪术,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正是这几起连环凶杀案。一个懂邪术的凶手,根本不能当成正常人。

过了许久,封乔开口道,“我是华州日报的记者,我叫封乔,之前和您联系过,想对您做一个简单的访问。”

然而驻颜术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正如人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她发现了更美貌的女人,就想掠夺她们的美貌,再次进行新的驻颜术。她杀了越来越多的人,最后终于被人发现,处以了极刑。然而她死前,却说驻颜术被她传承了下去,终有一天她会再次回来,报复所有人的。

“姐夫姐夫……”封乔立马追了上去,拉住了梁启明的袖子,“我就想知道些细节,不会让你告诉我进程的。”

死者李美英,女,20岁,美院学生,死因是失血性休克。她的双侧乳房被完全割去,失血过多死亡。在原本乳房的位置上,放上了一个乳胶胸托,材质劣质。李美英在这几个死者中属于貌不惊人的一个,性格温和不与人有冲突。根据调查显示,李美英曾一度作为裸体模特,并且被称为是最完美的双乳。

房间里的女人听到声音转过了身,窗外面的阳光照在她的身后,封乔只能看见她的轮廓,看不清她的脸。他有些窘迫,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站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局促。

封乔根据现有的一些信息,对上这个驻颜术的故事,倒是很合情合理。而正因如此,才让他觉得,如此荒唐的东西,若是真有人以此当真来杀人,那是多么的疯狂啊。封乔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背后一阵阵的阴风。他本来就胆小,在听了那个老人的爆料以后,他只觉得现在整个房间里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儿。

“我想和你讲一个故事,一个没人知道的故事。”女人的声音带着一种魅惑和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无法拒绝。

封乔脸上不由得一热,向四周看了看,找到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上面。因为紧张,他反复地翻着手里的资料,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而女人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景,倒是十分的自然,静静地等着封乔开口。

3

“姐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觉得我从别的渠道知道了这事情了解杀人动机让你们没面子我理解,可你不能这么说我啊。”

“知道了。”封乔点点头,握紧了这个玩意儿,然后站在祝由的身侧。

“又来套消息?”梁启明见着他,就猜到了他是来干嘛的,只不过这次的案件不像往常,案情复杂且凶险,梁启明并不想他介入。

“在这之前,我想知道,外界给我扣的帽子都有些什么?”女人忽然问道。

梁启明只觉得脑子“哄”的一声炸开了,付伟林后面讲了什么他都没听清楚,他只知道家里的老婆又该无止境地发脾气,而儿子又要坐在地板上无休止地大哭了。他只能挠了挠发麻的头皮,然后无奈地起身,跟着付伟林走出了办公室。

正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付伟林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有些喘,领口也被他拉松了,湿了一片。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梁启明疾言厉色地说道。

这天晚上,封乔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对着电脑飞快地写着稿子,而这篇报道的内容正是驻颜术。

梁启明趁着会议中间休息的时候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好说歹说才劝服他老婆带着儿子去塞班,并且让正好放假在家还在读大学的妹妹陪着去了。挂了电话以后,他才发现省厅侦查组的李磊就站在他身后。

“你们不是也接到市民提供的线索了吗?关于这个驻颜术。我只是在警局门口先碰到了这个大伯,知道了这件事。”封乔梗着脖子,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连环杀人,妒忌型杀人犯,可能是男人,求爱不成,因爱生恨。也可能是女人,长相不怎么好的女人。”梁启明沉下脸,回答道,“能游走在这么多城市犯案,职业流动性很大,犯案不像是一时兴起,很有条理,应该是有一定的文化程度,有车,有独立的房子。年龄应该不大,25-35岁之间。”

“明子,这案子你什么看法。”李磊开门见山,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递上来一根烟。

“姐夫,都到了这份上,你还和我装傻呢?”封乔冷哼一声道。

祝由停在了一扇门的前面,然后转过身指了指那扇门说道,“就是这儿了。”

6

“你知不知道你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我不告诉你案情你就编出这玩意儿来?你们这些做记者的还真是为了博眼球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梁启明对着封乔就是一顿臭骂。

“我是来提供线索的。”老人笑着说到。

“我知道。”女人点点头,伸手轻抚自己一侧的长发。

“线索?今天播报的那起凶杀案的线索吗?”封乔忽然来了劲。

“确实有点,犯案的个人特色很鲜明,就算只有一起案件也很可能再次作案,不应该当成个案处理。”梁启明点了点头。

省厅这次召开重要会议的原因很简单,今天在宜州市的郊区发现了一具裸体女尸,尸体的小腹及其膨隆,并且有割开后缝补的明显痕迹,经过法医解剖鉴定以后发现,尸体的腹部内脏被挖去,不知踪迹,而替代内脏的是大量的脂肪组织。经过鉴定,这些脂肪组织是猪的脂肪。

“姐夫。”封乔不好意思地开口道。

封乔抬起头看着这个女人,她虽然逆着光看不清脸,但是从轮廓中可以看出,她的脸型是那种小巧的鹅蛋脸,宽松的病号服里是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就连绕着发丝的手指似乎都有着魔力,修长白皙,就像是从梦境里走出来的狐狸精那般,无可挑剔。

5

封乔回到家以后立刻上网搜索了有关“驻颜术”的内容,不出他所料,都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与那个老人所说的秘术毫无关联。他回想那个老人所说的一切,只觉得脊背发凉。

连环凶杀案的凶手专门挑单身年轻貌美的女性下手,“剥夺”她们身体最为美丽的一部分,并且用丑陋的东西作为替代留在尸体上,而今已有5人受害。奇怪的是最早的案件是在两个月前,并且有四起案件都有人自首。

具体的案件内容警方并没有对外公布,但是封乔还是在各大网页论坛上知道了零碎了信息,经过拼凑以后大概整理出了思路。

2

“自己注意一点,这个是警示铃,如果有什么危险你就按这个,我们的男护工会马上出现。”祝由把一个黑色的按钮似的东西放在了封乔的手上并且嘱咐道。

“主任,刚刚接到上面临时通知,发生了一级重案,现在立马去厅里开会。”

封乔听到“驻颜术”三个字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一颤,前天晚上浏览的资料里那些被杀死的女人的照片就像是电影一样一幕幕地在他脑海里闪现,让他觉得一阵恶心反胃。

封乔看梁启明这个表情,似乎真的不知道驻颜术的事情,心里一下子慌了,头皮发麻。

“没什么。”封乔回答道,过了会儿他抬起头问道,“那您到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梁启明没仔细听省厅侦查组组长具体解释的内容,他翻开了发到手里的资料,被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震慑到了。当警察这么多年,如果是他,也很难把这些案子联合到一起去。

4

一时之间,会议室里的人都紧锁眉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们都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这几起案件,远没有他们所认为得那么简单。

“这……”封乔脸上一红,不知该不该说。

封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看样子这个案子内有隐情,难怪主编会这么着急地找上他,谁让他有一个在警局当主任的姐夫呢。只不过他一想起姐夫那张一办案就黑着的脸,不由得浑身一颤。

反正从梁启明那儿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媒体想要的也只是谈资和劲爆的内容,那他只要交差就行。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明天这个报道一出,会引起多大的社会舆论。当然,他也想过梁启明那边,不过既然已经有人去爆料了,他这么做也不算是窃取警方机密吧。

1

“妈的!那很可能是凶手伪装的!”梁启明破口大骂,立刻甩门而去。

梁启明回到警局的时候,立刻调出了昨天警局门口的监控,监控里的确看到封乔和一个老人坐在台阶上聊天,但是老人带着帽子,而且巧妙地避开了摄像头,没有拍到脸。而梁启明放大了那个老人的手,上面皮肤褶皱显得很不自然。

“这是驻颜术啊。”老人长叹一口气,看了一眼封乔闪亮的双眼,开口道。

留下封乔一个人脑子里全是昨天那个老人的模样,这时候他才发现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清楚这个老人究竟长什么样,而且他的声音总透着一丝诡异。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跌坐在地板上。

“什么叫编出来?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封乔被骂的也有了情绪。

回到公司以后,主编直接甩给他一叠资料后就让他出门,无论如何都要拿到第一手资料,实时跟进这个案件的发展情况。目前所有人都盯着这个凶杀案,他们又一直以来以悬疑作为主打,绝对不能落于人后。

也就是说,除了今早发现的女尸外,其余四起案件,都应该结案了才对。

梁启明看着手里的资料,油然而生一股寒意。倘若真如李磊怀疑的那样,那背后该是怎么样一个可怕的人啊。

封乔接到主编的电话时他正因为通宵赶稿子四点多才在桌子上闷头大睡,睡得正熟,迷迷糊糊地接通了电话就听到了主编河东狮吼一般地咆哮。

之所以到现在才并案调查是因为,这5起案件的拋尸地点在不同的市内,并且都在郊区,被当地警局立案调查,因为同类案件没有再次发生而没有及时上报。再者,这5起案件中的尸体所表现出的东西都不相同,难以联系,也就没有第一时间确立为连环凶杀案。

死因是失血性休克,死者除去腹部的明显外伤外没有其他的伤口,在双侧手腕与脚踝关节处发现了明显的勒痕,怀疑死者生前被捆绑。死者的身份还在调查之中,发现尸体的地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祝由对着门边上的密码锁按下密码以后,只听到“叮”的一声,门上的自动锁就打开了,祝由一拉门闸,门被拉开一条缝,封乔看了他一眼,然后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算上今天发现的女死者,一共五人。梁启明眉头紧锁,这很明显就是一起连环凶杀案。

“你想都别想,上面下了死命令,一点消息都不能往外透,你自个儿想办法。”

“秘术?什么秘术?”封乔忍不住追问,他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又补充说道,“大爷,我是华州日报的记者,专门报道这个事情,您介不介意,也和我说说?”

封乔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到里面坐着一个女人,女人坐在床边上,穿着病号服,背对着门,看不见她的脸和表情。

“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恶劣性质的案件到现在才上报?”

“这不是编故事是什么?还驻颜术?邪术?这都21世纪了,你还能搞出这玩意儿?杀人割肉能让自己变漂亮?你们这些记者怎么不去拍电视啊!”

“小伙子,你坐在这儿干什么呢?”老人问道,声音透着一股阴气。

封乔整个人从椅子上原地弹起,如平时一样立刻回复道,“马上就到,立刻处理。”

“姐夫!”封乔拦不住他,站在门口干着急。

“进去吧,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李磊叹了一口气,回答道。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相貌丑陋的女人,被人嘲笑欺负,而后产生了强大的怨念。她杀死了许多貌美的女人,并且割去了她们身上最为美好的东西进行祭祀,并且将一个处子放血,然后自己浸泡在血中,完成祭奠。在那以后她得到了重生,她拥有了最好的五官和身材,成为了邻里之间最美貌的女人。

“那儿有椅子,你坐吧。”还是女人先开了口,声音尖细,却很平和。

“那么能请您说说……”封乔正准备对着资料上写的问题发话时,却被她打断了。

嫌疑人马某,朱某,杨某,范某,均投案自首承认杀害了受害者,从犯罪手法到拋尸经过,都很具体清楚,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动机均为追求不成心生恨意,想要毁掉受害人最骄傲美丽的东西。这也是为何一直没有上报立案调查的原因,嫌疑人都拒绝了聘请律师辩护,直接跳过了上诉。

“不错。我看了看那些网上对受害人的描述,似乎和一个传说中的秘术有关系,所以我来爆料的。”

死者董媛,女,26岁,白领,死因是失血性休克。她的双腿被锯断,股动脉破裂出血死亡。根据调查显示,董媛净身高170,是一个标准的九头身美女,尤其是双腿极为修长白皙。然而在照片里,她就像是一个被折断的玩偶,双腿顺着盆骨的边界被完全锯断,替代的是两截羊腿肉,剩下上半身比例古怪得可怕。

梁启明看了看办公室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分,再过十分钟他就顺利下班,明天的这个时候他就和老婆儿子在美国塞班岛上吹着海风享受难得的假日了。他此刻心情很好,慢悠悠地收拾着东西。

驻颜术,是一种失传的秘术,传说是一种古老的邪恶之术.

封乔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强装镇定,说道,“您说。”

封乔一直蹲在警局门口,直到梁启明出来他立刻就迎了上去。

封乔跟在祝由的身后,穿过一道一道相同的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刺鼻味道。祝由的白大褂随着他的走动缓缓地抖动着,在封乔的眼里这周围就像是一个无止境的循环空间,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白墙,就连来往的人也都穿着一样的白色褂子,戴着口罩,表情淡漠。

“细节就更加不行了。”梁启明皱眉,“这次真不一样,我帮不了你。”

“都出大新闻了!你还在哪儿给我偷懒呢!”

梁启明有些困惑,然而还是没说什么,进了会议室继续开会。直到李磊发言时梁启明才明白,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上报并案调查,因为在尸体发现后的三天内,各地方警局都有人自首,承认杀害了受害人。

“左不过就是什么因爱生恨,因妒杀人,女魔头之类的。”女人冷哼一声道,“他们是不会了解的,驻颜术究竟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

梁启明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警局门口了,封乔垂头丧气地蹲坐在了一边,他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石子,踢来踢去。就在这时候,走过来一个老人,也坐在了他的身边。

“什么线索?什么大伯?”梁启明皱眉。

宜州市区进入了黄梅天,这几日里天气闷热,却又时不时下着点小雨,空气湿度大,人们都显得很烦躁。马路上车子拥堵,一阵阵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夹杂着中年妇女的咒骂声。

“杀人动机?”梁启明一愣,“你刚才说什么?别的渠道?你说清楚,这是谁告诉你的?”

封乔一大早就被梁启明的敲门声吵醒。看得出来,梁启明现在很是暴躁,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头发也很乱。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在警局通宵加班以后,看见了封乔的报道直接杀了过来。

“就是昨天……你走了以后,有一个大伯,说是去提供线索的,看到这个案件就想到是这个驻颜术,和我说了说,我以为……”

“这次这个连环杀人案……”

而在这故事中,重生的女人拥有一种奇特的魅惑能力,能够诱使男人心甘情愿地为她去寻找猎物,替她顶罪。

这次召集所有市单位的警务人员开会是因为,在两个月中这已经是第5起恶性凶杀案,而根据省厅的侦查组研究讨论,这些凶杀案应该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准备并案调查。

就在刚刚,早上八点,省公安厅发布了一条重要信息,省内发生恶性连环凶杀案,在提醒广大市民尤其是年轻单身女性注意自身安全的同时,又让各位市民密切注意可疑人员,配合警方调查。

这次并案调查也是在侦查组案件毫无进展时提出的一个可能性,经过各方讨论以后才决定的。

李磊说完,看了一眼梁启明,又继续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侦查组犹豫再三多次讨论后才决定并案调查的缘故。我个人认为,这里面有着极大的隐情,如此恶劣的案件,发生得如此相似,嫌疑人又主动投案自首,破案过程太过顺利,反而让人不安。”

死者冯小莲,女,23岁,是一个话剧演员,死因是失血性休克。她的咽喉部被利器割开,双侧颈部动脉破裂大出血,累及气管。生前被剜去双眼,就连眼眶处的皮肤都被一并割去。照片里那张小小的脸上,只剩下两个黑色的大窟窿,里面发现了两颗黄豆,显得十分的诡异。

死者肖伊伊,女,24岁,健身教练,死因是感染性休克。她是最惨烈的一个。脸部的皮肤被剥去,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被断定是泼上了强腐蚀性的液体导致的。而肖伊伊的尸体上,被放置了一张巨大的猪皮。根据资料显示,肖伊伊生前是一个皮肤白皙光滑的美女。

“希望我的怀疑是错误的,但只要存在这种可能,我就要把它找出来,绝不会让真凶逍遥法外。”

封乔推了推眼镜,抬头看了看门牌,上面写着“1546”,门边上的有一个名牌,写着“廖美嘉”。封乔低头又看了一眼手里的资料,第一页上同样写着“廖美嘉”,还有一张一寸照,上面的女人表情呆滞,两眼无光,长相普通,就像是一个普通村妇一样。

而他抬头,看见女人已经离开了窗户走到了另一侧的床边坐下了,那是一张几近完美的容颜,倾国倾城,然而封乔也知道,这张脸上沾染了多少人命。

直到他拿起包坐上了去公司的出租车才有空查了查手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劲爆的大新闻。

加载中…